图片 9

明星八卦

你是当真的啊,怒晴赣南

3 8月 , 2019  

图片 1

但是慢慢看下去,会觉得剧情存在非常严重的bug。

鹧鸪哨双枪子弹射尽,尚且来不及更换弹匣,就急着去看花灵的伤势。只见她身上被蜈蚣腭足戳穿了几个窟窿,鲜血汩汩流淌,面如金纸一般,真是“身同五鼓衔山月,命似三更油灯尽”,进气少、出气多,眼见是香消玉殒救不活了。

原著里是陈玉楼、鹧鸪哨、红姑娘一起去向农人“讨要”怒晴鸡,剧中改成了鹧鸪哨、红姑娘、老洋人向药农讨要怒晴鸡,而陈玉楼带盗众以及罗老歪先行下墓,损失惨重。

后面的湘西僵尸王成精,再到地宫里的蜈蚣等,个中的情节当然更是不用多提了,因为例子根本举不完。

潘粤明扮演的陈玉楼多了些秀气,高伟光扮演的鹧鸪哨少了些狠绝,这些都不重要。

可以这么说,网剧《怒晴湘西》丰富了角色的形象,让一个个角色更加的有血有肉。但也造成了不小的问题,配角有喧宾夺主之嫌。

图片 2

当时,耗子二姑一段很受好评,到处都是耗子二姑的截图,再到恐怖氛围的营造。

单论剧情口碑来讲,很多人觉得越看到后面越觉得平淡,这当然不是大鱼大肉之后喝口清汤那种完美,而是喝了开胃酒之后给你上了一盘清水煮白菜——寡淡啊!

图片 3

带着石灰的情况下非要先开枪嘣一圈耍个酷?

但网剧里昆仑是陈玉楼的过命的兄弟,死时非常的悲壮。花麻拐成为老魁首派去帮助陈玉楼,甚至是卸岭一派军师类的角色。

图片 4

文|令狐伯光

花蚂拐是个形象不堪的角色,足智多谋这词用他身上不合适,应该是狡诈圆滑的负面词,他的存在是比较重要的。剧中的花蚂拐长得可真周正啊……

看到,原著小说里老洋人和花灵完全是打酱油的,哪像网剧版本里,塑造出了一个有些毒舌,活泼贱格,箭法如神的老洋人。

我个人认为第三点也不是很重要,改编人物无伤大雅。第二条才是造成口碑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,逻辑硬伤最败好感。而且后半部分改编得过多,原著里花灵和老洋人是同时领盒饭的,怒晴鸡也没有死。

图片 5

二、不必要的伤亡

只见有个瘦得皮包骨头的老,满身凶服,骑着一头雪白雪白的小毛驴,一脸不阴不阳的表情,就在断碑后站定了死死盯着马式开看。

图片 6

2019年年初,潘粤明,高伟光,辛芷蕾主演的《鬼吹灯之怒晴湘西》开播,成为典型的一部高开低走的盗墓探险网剧,着实有些可惜。

其实这一段改编的用意我不太明白,按照原著所讲,陈玉楼费了很多劲也无法说服农人,是鹧鸪哨用“凤种”的说辞半威胁半骗得来的怒晴鸡。这里还会涉及一段陈玉楼的心理描写,他打从心底里佩服鹧鸪哨的江湖阅历和处事之精明,但表面上仍要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,不落下风。此处对于人物性格的塑造非常重要,不懂为何要改编这一出。

图片 7

一开始我很推崇《怒晴湘西》,介绍给身边人看,说这是还原天下霸唱原著最完美的一部网剧了。

网剧《怒晴湘西》高开低走,就是前面拍得不错,但中后期有不少的问题。其中最主要的是节奏的问题,剧情过于的拖沓了,有注水的嫌疑。

三、人物塑造

罗老歪身边的副官,不但戏份多还成为剧情反转的重要角色。

一部好剧,最重要的应是逻辑严谨,而节奏感也是不可或缺的,既然前面几集那么紧凑,那么后面就该跟上去才对,但是在《怒晴湘西》的后半部分,节奏就开始变得拖沓,后继无力。高开低走,这就是口碑下降的根本原因吧!

群盗虽是有备而来,可事出突然,见那大蜈蚣蓦地里现身出来,竟连躲闪都忘了,老洋人和另外两名盗伙,当场就被六翅蜈蚣卷落桥下,惨叫着摔死在枯潭底部的乱石之中。

第一次遇到小蜈蚣用枪打我勉强能理解他们是太慌乱了,第二次下墓遇到蜈蚣还用枪打,我就无法理解了。

首先就是老猫中了狸子的道后,自己喝水洗干净肠子,等待被狸子给吃掉肠子一段。网剧版狸子吃肠子有,但洗肠子一段将其删掉了。可能是觉得太过残忍血腥,加上不好表现吧。

剧组预算有限,弄不来一群鸡来啄小蜈蚣可以理解,但是这种明显的送盒饭行为,相当出戏啊!

更不用提,网剧为了扶正鹧鸪哨和红姑娘的官配线,在感情戏上着墨得太多了,最明显的就是第八九集抓怒晴鸡一事,抓个鸡就抓了三集。

图片 8

本贴并不分析网剧《怒晴湘西》节奏的毛病,大致分析一下,《怒晴湘西》网剧对原著小说的还原和改编。

原著党们也对前面6集赞不绝口,耗子二姑、狸子、瓮城,都极为震撼和诡异,悬念迭起。

网剧《怒晴湘西》拿掉原著“玄学”的地方,可以说比比皆是。

图片 9

但是在实际上,这段对于原著的改编,主要就拿下了“玄学”的描写,原著描写如下。只见那老猫反反复复地喝了吐、吐了喝,把肠胃中的胆汁都吐净了,已经开始吐出暗红色血汁,可它硬是一声不吭,最后终于什么都吐不出来了,才倒地不起,瞪着两只绝望无神的猫眼望着天空圆月,一下下地抽搐着猫爪猫尾,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

一、怒晴鸡的获得方式
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